岳池县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拯救“被遗忘的艺术”需输血造血

  在今年里约奥运会的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上,我国选手宫金杰、钟天使佩戴着有京剧脸谱图案的头盔参赛,意外走红网络,脸谱这一中国传统戏曲的化妆造型艺术再度获得关注。不同剧种的脸谱存在一定共性,但也有不同的特色。有的如京剧脸谱,因其剧种的不断丰富而得以发展;而有些地方剧种的脸谱,则因诸多因素逐渐没落。潮剧脸谱,正是其中一门逐渐没落的脸谱艺术。如今关于潮剧脸谱的资料信息极少,新编潮剧中也难觅脸谱的踪影。这一“被遗忘的艺术”还能否重焕光彩?(10月13日《南方日报》)

  作为一种地方优秀传统小众艺术,潮剧脸谱不幸成为几乎“被遗忘的艺术”,无疑令人惋惜和痛心。但客观而言,像这种成为“被遗忘艺术”的小众艺术,又岂止是潮剧脸谱这一种?作为具有悠久文明历史、丰厚传统文化的大国,我们继承5000年悠久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包括潮剧脸谱等小众艺术,也理所当然要包含在内。问题是,像潮剧脸谱这样的小众艺术,如何才能够被继承,如何才能摆脱成为“被遗忘的艺术”?

  翻看全国诸多小众艺术被遗忘而没落的轨迹,也许具体原因千千万,但大致都存在这样的主要三条原因:一是艺术形式受众范围较小,没有太大的社会影响力;二是艺术传承缺乏足够的继承人;三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被其他艺术形式冲击,缺乏足够的市场份额和自给自养的基本能力和条件。而在这三条原因中,最关键的决定因素,还是第三个方面,没有自给自养的能力,又没有足够的外援支持,包括来自社会和地方财政的,导致它们难以存在下去。

  说到这里,笔者想举一个例子。笔者所在地方有一个稀有剧种——河南内乡“宛梆剧”,也是全国稀有的剧种,仅在河南南阳宛西的内乡县一带流传。其中一段时间,其也是深受影响力小、继承人缺乏、不能自给自养又没有足够外援支持的困扰,最困难时,演一场戏竟然连像样和足够的演员都凑不齐,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甚至一度成为被遗忘的对象。

  但幸运的是,当时地方有关主要领导非常睿智,看到了继承和保存这一特色文化的重要性,于是,先从地方财政入手,给予其必要的财力支持,然后又向国家申报,成功把内乡“宛梆剧”申请确定为国家稀有剧种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得到了国家的财政资金等支持,然后通过各种形式鼓励和倾地方财力全力支持内乡宛梆剧自办戏校培养接班人,等等,经过一段时间发展,目前内乡宛梆剧团已经成为了地方小有名气的剧团,不但实现了起死回生、自给自足,而且也具有了演出、办学一体发展的欣欣向荣局面,同时也摆脱了继承人缺乏等困境,具有了老中青三代戏曲人才梯度存在的良性循环发展局面。

  由此,笔者想说的是,对于地方一些小众艺术,尤其是可能或正在“被遗忘的艺术”,由于自身局限,很多时候,单靠其自身和少数个体的努力,往往已经担当不起拯救自己没落的大任。同时,由于这些小众艺术又不具有或非常具有直接和短期内在市场淘金、变现的能力,也很难得到市场资金的支持。这时候,要想拯救地方小众艺术,继承和保存地方特色文化,在市场、社会“遗忘”它们的时候,地方政府就应该有足够的智慧,立即“想起”它们,从资金、人力、物力等方面切实担当起来,并用活用足国家和社会的各种资源,向濒危艺术输血造血,尽力拯救。只有这样,“被遗忘的艺术”才可能在最短时间内重焕光彩。

  要知道,这时候,地方政府拯救的,不仅是简单的小众艺术,更是在保留地方特色,连接地方历史发展的“脐带”,保护地方发展的人文历史脉络,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余明辉) 

责任编辑:谭希

推荐阅读 »